【域外中国】洛伊民意调查: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情感偏见-国际舆情与国际传播研究院
德赢Vwin.com_AC米兰官方区域合作伙伴
【域外中国】洛伊民意调查: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情感偏见
发布时间:2019-07-05     作者:   分享到:

来源:洛伊研究所                                                                                                    

翻译:高巍  

校译:苏锑平、陈章玉  

编者按  

 洛伊民意调查是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不定期发布的民意调查研究报告。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是一家独立的国际政策智库,目标是就国际局势与澳大利亚在世界的角色提供对策和进行对话。其关注面比较广泛,包括澳大利亚人关注的国际政策的各个维度,如经济、政治和战略,且不局限于某一地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核心任务:一是对澳大利亚的国际政策进行深度研究且提供自己的政策建议;二是广泛讨论澳大利亚在国际上角色,即举办开放式的高质量论坛,讨论澳大利亚的对外政策和国际关系。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在澳大利亚具有较大的影响力。  

   

1.  

据洛伊研究所于近期公布的年度民意调查显示,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态度在过去一年中大幅恶化  

只有32%的人认为中国能够扮演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角色--这比2018年的民意调查下降了20个百分点,同时达到了15年来的最低水平  

   

大国信誉度:受访者被问及他们对中美两国能否在世界舞台扮演负责人大国角色时的信任程度  

   

蓝色折线代表美国,红色折线代表中国。  

尽管如此,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想比,多数澳大利亚人还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更有信心。  

只有25%的受访者对特朗普在世界事务中做出正确判断有信心(自2018年以来下降了5个点),相比之下,习近平(自去年以来下降了13个百分点)为30%。在18-29岁的人群中,极少数人对特朗普表示“充分”信任,66%的人对他“完全没有信心”。  

洛伊此项民意调查于3月12日至25日进行,共有2130人参加。  

斯科特·莫里森在参加日本20国集团会议之前,于一次举足轻重的外交政策演讲中讨论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美中紧张局势的加剧以及地区力量平衡的变化。  

他提及,虽然澳大利亚很清楚它和中国之间的政治“分歧”将影响与其交往的各方面,但“我们确定我们的关系不会因分歧而有所变化。”  

此前曾作为驻北京报道记者的洛伊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格雷戈表示,对中国政治体制的不实报道、中国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指控以及中国与邻国的关系不佳等消息“似乎终于在澳大利亚公众中引起波澜”。  

他说,如果不是因为特朗普致使目前局面更为混乱,对中国不信任的结果可能会更糟。麦格雷戈说:“公众已经认识到,我们与中国正处于一个关系不佳的阶段。”  

   

2.  

在洛伊的“情感温度计”上,自2018年以来,澳大利亚人对中国的感情已下降了9度,跌至49度,而他们对美国的感情仅下降了4度,而跌至63度,但是对美国的情感态度低于新西兰和英国。    

     

对其他大国的态度:受访者被要求以他们对某些国家和地区的感受来作出评价,其中一百度意味着非常温暖,喜欢的态度,零度意味着极度冷漠,不喜欢的态度,五十度意味着感情色彩既不温暖又不冷漠。  

   

图表由上至下:新西兰:86度;英国:76度;美国:63度;印度尼西亚:51度;中国:49度;韩国:25度。  

所有数字以程度衡量  

洛伊民意调查显示:“2019年在历年来民意调查中,对中国的信任和温暖处于最低点”  

“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说澳大利亚经济发展过于依赖中国,澳大利亚应该采取更多措施以抵制中国在我们大洋洲的军事活动。公众对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以及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意图仍持怀疑态度。  

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74%)同意“澳大利亚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几乎一半(49%)的人表示,外国干涉对澳大利亚政治的重要利益产生“严重威胁”,此结果相比去年增加了8个百分点。  

大约77%的人认为“澳大利亚应该采取更多措施以抵制中国在大洋洲的军事活动”。2015年以来,这一数字上升了11个点。十分之六的人将支持澳大利亚军方在中国南海开展航行自由行动。  

   

3.  

 对中国的态度:受访者被问及他们是否同意或不同意以下各项陈述  

   

图表由上至下,由左及右含义如下:  

79%的人同意中国在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是中国区域控制的一部分计划;19%的人不同意此观点。  

77%的人同意澳大利亚应该更进一步采取措施阻止中国在澳的军事活动,尽管这会影响两国经济关系;20%的人不同意此观点。  

74%的人同意澳大利亚在经济上对中国过于依赖;24%的人不同意此观点。  

44%的人同意中国在亚洲的基础设施投资对亚洲有益;52%的人不同意此观点;  

27%的人同意澳大利亚在推动中国争取人权方面做得够多;70%的人不同意此观点。  

中国在澳投资仍然受到高度关注,68%的人表示政府“准许中国在澳进行过多投资”,尽管这比去年的72%的最高点略低。  

澳大利亚平衡与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这一方面的调查,反映了澳大利亚人的复杂情绪,50%的公众认为政府“应该优先考虑维持与美国的牢固关系,即使这可能损害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  

44%的人认为应该更加重视与中国建立更牢固的关系,即使这可能会损害我们与美国的关系”。  

   

4.  

中国投资:受访者被问及,总的来说,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政府是否:允许来自中国的过多投资,允许来自中国的适当投资,或者不允许来自中国的足够投资?图中深红色代表允许中国的过多投资;浅红色代表允许中国适当投资;黑色代表不允许中国足够投资。   

   

   

主要权力关系:受访者被要求考虑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 他们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优先考虑与美国建立关系还是与中国建立关系。50%的人认为澳政府应该与美国维持牢固的关系,尽管此举可能会损害与中国的关系;44%的人认为澳政府应与中国维持牢固的关系,尽管此举可能损害与美国的关系。  

   

      由于中国在该地区不断扩大的利益和影响力,澳大利亚对太平洋地区的政策支点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一定影响,55%的人认为“中国在太平洋岛国开设军事基地”,这将对澳大利亚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73%的人同意“澳大利亚应该试图阻止中国扩大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尽管公众针对国防开销仍存在分歧。  

   

5.  

      据洛伊调查显示,当人们被问及他们对九位领导人的信心时,新西兰的杰辛达·阿德恩评分最高,88%对她有较多信心。紧随其后的是斯科特·莫里森(58%),然后是反对党领袖比尔·肖恩52%),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维多多(34%),习近平(30%),特朗普和缅甸的昂山素季(均为25%)。意味着特朗普总统领先于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21%)和朝鲜的金正恩(7%)  

对世界领导者的信心:针对以下这份政治领导人名单,受访者被要求表达出他们对每一个领导者在世界事务中做出正确的事情有多大信心:充满信心,有信心,没有太多信心或根本没有信心  

   

红色代表完全没有信心;蓝色代表没有太多信心;砖黄色代表有信心;灰色代表充满信心。  

52%的受访者对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充满信心;36%对她有信心;7%对她没有太多信心;很少人对她完全没有信心。  

16%的受访者对澳大利亚总统斯科特·莫里森充满信心;42%的人对他有信心;28%的人对他没有太多信心;14%的人对他完全没有信心。  

10%的人对反对党领袖比尔·肖恩充满信心;42%的人对他有信心;30%的人对他没有太多信心;18%的人对他完全没有信心。  

较少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充满信心;28%的人对他有信心;45%的人对他没有太多信心;23%的人对他完全没有信心。  

8%的人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充满信心;17%的人对他有信心;30%的人对他没有太多信心;46%的人对他完全没有信心。  

特朗普的个人因素导致民众对美国态度相对复杂,但美澳联盟仍展示了压倒性的优势,72%的人认为这对澳大利亚的国家安全非常重要(一年来下降了4个点)。但66%的人认为特朗普削弱了该联盟优势,只有52%的人信任美国在世界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这与去年相比变化不大,但自2006年问题首次提出以来,这是美国信任度最低的一次,比2009年低31个百分点。  

在其他结果中:  

威胁澳大利亚的重大利益因素中,气候变化在受访者中被评为最高。近三分之二(64%)的受访者将其评为“严重威胁”,自去年以来上升了6个百分点,自2014年以来共上升了18个百分点。  

75%的人认为自由贸易有利于他们自己生活水平的提升,71%的人认为自由贸易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有利。  

 47%受访者(自2018年以来下降7个百分点)表示移民人数过多  

   

   

Baidu
sogou